第127章 夺舍(1/2)

    ( )        之后,诡异的一幕出现在牧天一的眼前,那骸骨竟然扭曲着全身骨头,歪歪斜斜的靠到了墙边,坐了起来。

    他全身衣服已是破败不堪,身上尽是干涸的血渍,连骨头上都是累累伤痕,那伤痕着实有些奇怪,看起来并不像刀剑的造成的伤痕。

    这骷髅人上颚骨和下颚骨不停地开合,牙齿磨的嘎吱嘎吱响,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沙哑笑声,如同地狱里的回音。

    “居然只是真灵境修为就能闯入塔底,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这次可是多亏了你啊!谢谢了小友,否则老夫还不知道要被关在银镜中多久呢!”

    沙哑的声音低沉而深远,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出来的。

    “前辈是谁?为何会被关在银镜之中?和我一起来的那位朋友,前辈可知道她被带去了哪里?”

    牧天一警惕的朝后退了几步,这骷髅人看起来诡异至极,虽然已是一堆骸骨,但散发出来的气势仍然另牧天一感到心里发毛。

    “我是谁?嗯!太久了,若不是遇到你,我几乎快忘了自己是谁。你叫我老祝就行。”

    骷髅人沉吟片刻,又道:“至于你那位朋友,她应该是被带到蚀骨园去了。哎,一进蚀骨园定是有去无回啊!”

    “祝前辈曾经也是绝世高人,怎么会被这小小的天罗镇火塔困住呢?”

    “呵呵,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如今我想出去却也无能为力了,这塔底拥有禁锢神魂的强大力量,即便是我,死后,神魂也无法出塔。”

    骷髅人老祝笑的有些无奈,道。

    “那祝前辈可否告知晚辈,蚀骨园在什么位置,晚辈好去搭救朋友。”牧天一恭敬一礼,道。

    “那地方机关重重,我若不带你去,你是无法找到的。”骷髅人活动了下头骨,又转了转腿骨和手骨,只听到一阵骨头摩擦的“咔嚓咔嚓”脆响。

    骷髅人老祝竟扭动着站了起来,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仿佛随时要散架一般。

    在骷髅人老祝的带领下,他们七拐八拐,经过了重重机关,来到一个花园前。

    “祝前辈似乎对这里十分了解啊。若非前辈带路,晚辈怕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到达这里。”牧天一叹道。

    “嘘,蹲下!”骷髅人老祝突然拉着牧天一藏到了一处昏暗的角落。

    这是个绝佳的地方,从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花园中的一切,但又极其隐蔽,不易被人发现。

    正像骷髅人老祝说的,独孤羽竟真的在这花园之中。

    只是此刻的她看起来有些憔悴,面色苍白的靠在花园中的一个小亭子里,呆呆地一动不动,像是没有生机的木偶。

    牧天一刚要起身,却被骷髅人拉了回来,“不要贸然进去,那里很危险。”

    “那要如何做才能将我朋友带出来?还请前辈明示。”牧天一焦急问道。

    “你看到花园门口,靠近左侧角落那棵如同倒挂金钟般的黑色植物了吗?”

    骷髅人老祝指着一种漆黑如墨的植物问道。

    “嗯,看到了前辈。”

    “只要你能摘回来给我,我便能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花园,却不被人发现!形同隐身,即便你动用灵力都不会有人察觉。”

    “这么厉害?”牧天一两眼放光,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暗道,这倒是个绝佳的办法。

    “那是,想当年我老祝也是个顶级炼丹师,这种隐身丹,可是我独家秘方。”

    骷髅人老祝虽然只剩下一堆骨头,但仍能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他对自己曾经辉煌的经历那种骄傲之情。

    “好,那前辈稍等,我去去就回。”

    牧天一身形一闪,只留下一道残影,仅仅一个呼吸便到了那株黑色植物前,而花园之中却是毫无动静,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这株漆黑的植物看起来像一只小小的挂钟,而且上面居然还隐约浮现出许多如同符文一样的纹路,很是惊奇,牧天一从未见过这样的植物。

    看到这株花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牧天一竟有些不想将它摘走,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但一想到还要救出独孤羽,他也只好摘下这多诡异的黑花。

    当他将那黑花握在手中,竟感觉有一瞬间恍惚,不过并未多想,瞬间又回到了骷髅人老祝身边。

    “前辈,这花摘回来了。”牧天一想要将花交给老祝,却发现他竟急速向后退了数步,根本不敢去接这朵黑花。

    “这花,老夫拿不了,这是只有活人才能摘取的花,只有神魂是不能拿的,你拿着就好,我来炼制。”

    骷髅人老祝双手竟突然冒起熊熊绿色火焰,那火焰居然是已神魂的力量施展出的,传说中失传已久的死灵冷焰。

    死灵冷焰是天下为数不多的能寄宿于神魂之中的异火,极其诡异,此刻,这死灵冷焰正在缓缓靠近牧天一手中的黑花。

    “不要~~快跑~~”

    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遂不及防打断了正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