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银镜空间(1/2)

    ( )        即便看出血精石浸泡前的原石材质似乎不同,但这却不足以说明,究竟哪一颗才是真正的秘钥。

    “你随便选一块,试试不就知道了!”

    “嗯,只能赌一把了。”

    牧天一选了其中一块血精石,正准备放入凹槽,独孤羽却是悄悄的退了数步。

    “嘿,太不够意思了吧?躲那么远!我像是那么运气背的人吗?这好歹也是五五分的几率。”牧天一嘴角微抽,一脸黑线道。

    独孤羽嘿嘿一笑,道:“对于你的运气我深表怀疑,还是远点看好了。”

    牧天一一脸无奈,道:“看着吧,事实会证明你是错的!”

    将血精石放入凹槽之后,大地瞬间一阵剧颤后,血精石竟以极快的速度融化在那凹槽之中,然后一道耀眼的火光从孔洞斜掠而出,方向正对着牧天一。

    牧天一瞬间面色大变,当即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朝右侧翻滚出去,“老天,不带这样的!五五分的几率都不让我中吗?”

    那道火光瞬间击中牧天一身后的石壁,竟将那石壁击出碗口大的洞来,深度更是达到了一尺之多。

    若是被击中,铁定是直接被击穿,毫无生还可能啊!

    显然,独孤羽的决定是极其明智的,此刻她已经笑到抽筋,道:“哈哈,我太佩服自己的英明决定了!”

    牧天一此刻是倍感无力,一脸沮丧,暗想,难道自己的运气真的这么差?

    “哎,这次想不对都难了!”

    当他将第二颗血精石放入凹槽后,整个空间开始剧烈震荡,食火兽如同受了惊吓般,全都逃离了牧天一所在区域,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血精石再次以极快的速度融化在凹槽之内,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竟从地底开始向上翻涌,空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之气,无数腥臭的粘稠血色液体染红了地面,还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这颗血精石不会也是冒牌秘钥吧!”牧天一惊道。

    “不管是不是,我们都逃不掉了!”

    独孤羽看着脚下的变化,想要抬腿,却发现两条腿像是灌了铅,根本动不了。

    二人瞬间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之气笼罩在空地之上,脚下满是粘稠的血色液体,但他们却无法移动分毫,只能任由那些粘稠的血色液体如同沼泽一般将他们吞噬。

    被那刺鼻而腥臭的液体包裹,牧天一只觉得呼吸困难,窒息之感传遍全身,脑中更是嗡嗡直响,不一会便失去了意识。

    当牧天一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周围的光线让他的眼睛感到一阵刺痛,揉了揉眼睛,缓缓睁开,四下望去,这才发现,他竟然到了一个奇异的银镜空间。

    到处是布满银镜的通道,站在通道之中,几乎没办法看出路在哪里,甚至很可能上一秒你在走路,下一秒你就会撞到银镜上。

    这时,独孤羽也是悠悠转醒,看着周围的一切充满了惊奇。

    “你醒了?那颗血精石是真的秘钥,我们已经脱离了火海。”

    牧天一对着周围的银镜摆了几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但感觉每面银镜照出来的样子都一样,可是明明角度完全不同,怎么照出来的样子却一样呢?

    “但这里的危险程度可能比火海更胜数倍。”独孤羽面色凝重道。

    “的确,这里的银镜都处于机关术下,任何银镜都可能变成杀人利器。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以怎样的方式来攻击。”

    “不管怎样,我们只能往前走,根本没有退路。不是吗?”

    “嗯,走吧。不要离开我身边太远。”

    牧天一走在前面,独孤羽点了点头,跟在后面,心中感觉暖暖的。

    没有任何捷径,在这镜中世界,连灵眼都起不到任何作用,二人每挪一步都极其的小心,一盏茶的时间也不过走了几百步而已。

    这时,独孤羽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受,仿佛有人在盯着她,偶然间向两侧瞥了一眼,竟是吓出一身冷汗,那镜中的自己竟是表情狰狞的盯着她,露出阴邪恐怖的笑容。

    “啊!”独孤羽一声惊叫。

    “怎么了?”牧天一回头看了看她,问道。

    可是当独孤羽再次看向银镜,却是除了原本自己的容貌外,那种恐怖的表情已是消失不见。

    独孤羽皱了皱眉,道:“没事,大概是我眼花了吧!”

    继续向前走,这银镜似乎永无止境,这次,独孤羽紧紧的盯着两侧的银镜,仔细观察着其中的变化。

    突然,她猛地一回头,竟发现她右侧后面那银镜之中再次映出她的容貌,仍是一副狰狞恐怖的样子。

    “快看,那银镜之上。”独孤羽双手颤抖,回头拍了牧天一一下叫道。

    当二人再次回头看时,又是只剩下了银镜,根本没有什么恐怖的容貌出现。

    “这银镜的确有些诡异。”牧天一发现这银镜似乎在针对独孤羽,而他自始至终都并未看到任何异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