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朱珠(1/2)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牧天一摇了摇头,离开李老头家,他本想问更多问题的,但看到李老头只是残缺不全的灵体,怕是问也白问,但有一点却让牧天一感到很奇怪,一般的人即便死去,灵体也会随之散去,这李老头的灵体为什么能存在两个多月都没散去呢?是他天赋异禀?灵魂比别人强大?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知道在李老头这里不可能有更多的线索,牧天一决定去朱珠家看看,来到雷山镇商业街,远远便看到在街道尽头人群聚集好不热闹,牧天一一笑,暗道,果然是比较容易找,他快步朝着尽头奔去。

    来到一家名叫朱珠布店的地方,牧天一停下脚步,此刻不要说进去看个究竟了,就是想进布店的门都不太容易,牧天一暗自摇头,这些个男人啊!

    牧天一轻轻一笑,随即身形化作一道残影,穿过街道,绕到了朱珠布店的后院,这院墙看起来平白无奇,但奇怪的是,从外面却完全无法看到院中的景致,不知道的人只会以为是院墙比较高的原因,但牧天一却一眼看出这院内被人布下了结界,不过这结界并不高深,最多能防些灵者境之下的玄者。

    想要破解这样的结界并不难,但结界破除必定会引起朱珠的注意,好在牧天一拥有灵眼,即便不去破解结界,也能够看到结界内的情况,思虑片刻,牧天一身影一闪,隐藏到院外一颗大树的树梢上,静静的潜伏下来。

    站定之后,牧天一微微侧身,将目光投入院中,这后院比外面看到的要大的多,里面挂满了布匹,几乎看不到走道,如果此刻有人藏着这些布匹之间,是绝对无法找到的,这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和谐,那么理所当然,但牧天一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夜幕降临,一直守着树上的牧天一感受到一丝灵力波动,他稳了稳身形,将气息全部收敛,只见院中出现一位极美的女子,正是朱珠,此刻她朝着四下望了望,似是在检查布匹,之后便隐没在这些布匹之中。

    “奇怪,这大黑天的检查布匹?果然是有问题。”牧天一自语道,察觉到其中的怪异,他的目光更加专注,紧随着朱珠的身影在院中来回穿梭。

    但奇怪的是,就在他的注视之下,朱珠的身影却消失在院中,无论他怎么搜索,都再也没发现朱珠的踪迹,而朱珠并没有回房休息。

    “她究竟去了哪里?”牧天一继续注视了大约一炷香时间,朱珠!珠却仍是没有现身,终于,他有些沉不住气,悄悄的跃上院墙,破解了结界,化作一道黑影,隐没在院中那无数的布匹之中。

    这些布匹近距离看去,竟是比在院外看到的似乎少了些,也并没有那么密集,但却是排列有序,而他破解结界到现在也有些时间了,但仍没有发现朱珠的影子,恐怕这院中另有乾坤,她也许此刻根本就不在院中。

    想到这种可能,牧天一加快了脚步,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将身影隐藏在黑暗之中,防止情况突变,在布匹中绕了一会,并没有什么发现,他悄悄的潜入了朱珠的房间,轻启房门,只听“吱呀”一声,牧天一的身影一闪而过,已是进入了屋内,这屋子里的布局极为简单,还有些似曾相识。

    突然一丝闪亮的东西,在黑夜中散发着幽幽的白光,这瞬间便吸引了牧天一的注意,“这丝。。。是李老头女儿的。。”这是牧天一此刻唯一能想到的,但那时候是白天,那细丝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此刻这细丝却闪烁在幽幽的白光,可就极为奇怪了。

    想到某种可能,牧天一突然心里一惊,有些事情似乎就快要浮出水面了,他悄悄的离开朱珠的房间,回到院中,四处搜索,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一口水井,这水井很深,但水并不多,如果说这里有一处暗道,那这水井倒是极好的掩护。

    牧天一顺着绳索来到井中,这水井里竟真的有一处密道,在密道之内,他放慢了脚步,随时注意着可能发生的危险,然而这密道之内并无任何机关,只是普通的密道,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他终于看到一丝月光照射进密道之中,他知道,马上就要到尽头了。他的心突然有些紧张,不知道他将看到的是什么。

    越是接近出口,牧天一的脚步就越发缓慢,在快到出口之时,他悄悄的侧身,紧贴着密道墙壁,在密道口停留了一会,隐约听到一些细碎的声音,但都还有些距离,这密道口设置的极为巧妙,刚好被无数的荆棘所遮挡,只有窸窣的月光能透过缝隙照射进来,从外面很难发现这是一处密道。

    牧天一突然收敛气息,身影一闪,瞬间隐没在密道外的黑暗之中,当他定睛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此刻他前方不远处竟是无数的乱坟。

    “这。。。这不是李老头家吗?”牧天一面色一沉,快步朝着那一片阴森的乱坟奔去。

    只见那片乱坟之中!竟还隐藏着一处山坳,这处山坳并不大,又在乱坟之中,从外面看根本无法看到,而山坳之中密密麻麻结满了巨大的网,在网的中央位置,站立着一位极美的女人,朱珠,此刻她眼中红芒闪烁,眼中流露出与在布店时完全不同的贪婪表情。

    牧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