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羊皮卷轴(1/2)

    ( )        黎明时分,夜色渐渐褪去,一丝阳光已经开始显露出地平线,这个时间对于有些人来说也许还在熟睡,但牧天一却已经独自来到客栈外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琢磨这雷山镇的怪事究竟和雷火洞有什么关系,突然一声凄惨的惊叫,扰乱了他的思路。

    牧天一面色一凝,朝着声音的方向急速奔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躺在血泊之中,呼吸急促,大概只剩下半口气了。牧天一扶起少年,少年此刻正一脸惊恐的盯着北面那个狭窄的街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牧天一暗自将灵力输入进少年体内,减缓了他生命的流失速度,然而少年生机已断,这样做也只能是让他可以多说几句话而已。

    “少爷,救救我家少爷,妖。。。怪。。。北。。。”少年手指着北面那条街道,还未说完,便死去。

    这时,成群结伙的人拿着棍棒刀剑赶来,看到这一幕,瞬间呆滞,喊道:“小阳子!!”紧接着便一脸怒火,将牧天一团团围住。

    “小子,你竟然敢杀我们王家的人,你不想活了!我们少爷呢?说,你把我们家少爷弄哪里去了?”一个壮汉模样的领头,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朝着牧天一质问道。

    “快说,不然打死你丫的。”壮汉周围的众护卫家丁随声附和道。

    “人不是我杀的。”牧天一眉头微皱,淡淡的说道。

    “哼,这个时辰大家都不敢出来,满大街就你一个人,不是你是谁?兄弟们,把他捆了,给老爷送去,定要问出少爷的下落。”这一伙壮汉竟也是先天境的武者,其中那个领头的甚至是后天境初期。

    他们一拥而上,刀枪剑影一顿伺候,不过这在牧天一看来就如同小孩子挠痒痒般,牧天一不动声色,只是脚下步伐微微变换,便轻易躲过了众人的攻击。

    “再不停手,我就不客气了。”牧天一面色一沉,这些个人似乎打定了主意要拿他问罪,于是他一声大喝,身上灵力暴涨,只是使出了灵者境初期的气劲,便震得众人东倒西歪,刀枪棍棒散落一地,众人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由地朝后退了数步。

    “你究竟想怎么样?别以为你是灵者境高手,我们王家就怕了你。”领头的壮汉撞着胆子向前走了两步吼道,紧接着又朝后退去。

    牧天一听了有些好笑,道:“是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就来攻击我的,怎么倒是我想怎么样了?”

    “你,你杀了人,难道还想赖账不成?”壮汉颤抖的朝前走了两步,吼道。

    “我说了,人不是我杀的,不过我也对杀人的那个东西有些兴趣,不如你们带我去见见你们老爷如何?”牧天一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但壮汉们却是又不自觉朝后退了一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都落在领头那名壮汉身上。

    那壮汉见牧天一似乎也并不像个杀人魔头,又是现场唯一的活人,或许真的能帮忙找的少爷,于是便点头答应,带其去王家。

    牧天一跟随几人来到城中一座最大的庭院,那便是雷山镇首富王万里的宅院,虽然王万里只是个后天境的玄者,但他却有个厉害的哥哥,据说是皇灵境高手,只是常年在外游历,极少回来,不过有这么一个哥哥,任谁也不敢欺负王家,生怕哪天被报复。

    刚一见面,壮汉就将之前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清楚楚,王万里听后一愣,眼中尽是悲伤,但看向牧天一时还是收敛了心神,道:“想不到小兄弟小小年纪竟是灵者境高手,刚刚属下鲁莽,还望见谅。”

    随即让下人给牧天一上了一杯茶,请牧天一上座,那是将牧天一当成了客人,而非问罪之人。

    虽然王万里是雷山镇首富,但看起来却更像一个中年儒雅书生,谦谦有礼,没有所谓的富人优越感。

    “无妨,只是我刚好出现在那里引起了误会而已。”王万里的谦逊以及对儿子的失踪所表现出来的担忧,深深地感染了牧天一,想到他爷爷父亲那些人也曾为了保护他而下落不明,他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丝悲凉。

    “那小兄弟可否说说当时的情形?”王万里面露急切,双眼充满期盼。

    “抱歉,我知道的并不多,我赶到的时候,便只剩下奄奄一息的小阳子了,他指着北面那条路说了句救救少爷,妖怪就死了。”牧天一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我的儿。。。”王万里听后似乎瞬间老了许多,他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眼中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是不住地叹息。

    这时,一个看起来面容姣好的妇人从里院急匆匆跑来,看了牧天一一眼,也顾不上其他,看到王万里那表情,心中咯噔一下,“老爷,咱们儿子。。。真的。。失踪了?”

    王万里沉重的点了点头,不敢去看那妇人的脸,那妇人瞬间呆愣在原地,眼中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吧,谁也不能确定他已经死了不是吗?若是能找到凶手,也许还有救呢!”牧天一的一句话惊醒了众人,王万里和妇人瞬间又燃起了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