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雷山镇怪事(1/2)

    ( )        “狂妄,看招!”神秘人的灵力突然急速汇聚,单手微曲摆出一个奇异的手势,紧接着那灵力宛如一道璀璨光泽汇聚于剑身,随后,他欺身而上,手中那柄剑更出现了数道残影,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朝着牧天一疾射而来。

    饶是牧天一眼力过人,但在绝对的速度面前,也丝毫不敢大意,他看准时机,突然身体朝前一探,贴着地面朝着侧右方诡异的一个旋转,同时收回手中那柄凶剑。

    “万象指!!”牧天一怒吼一声,一道金色灵力如同闪电一般朝着神秘人飞射而去。

    神秘人竟是一惊,他没料到这牧天一居然还有如此迅猛快捷的招式,这一道万象指速度快到惊人,神秘人连忙侧身,以剑身抵挡,然而这正是牧天一所期待的,神秘人的剑被牧天一这一道万象指直接轰飞,见状,牧天一毫不犹豫的欺身而上,体内筋脉逆转,一掌拍出。

    神秘人没有料到牧天一竟然敢与他这真灵境直接对轰,面对这种赤裸裸的挑衅,神秘人心中暗自冷笑,简直是作死。他毫不犹豫的将灵力汇聚于掌心,迎上牧天一那一掌,然而下一刻,神秘人却罕见的露出惊恐之色,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灵力居然源源不断的流失,确切的说是被吸走了。

    此刻他想收回掌力,却发现自己竟无法将掌力收回,他的掌心似乎被牧天一的手掌给吸附住了,无法分开。

    “这是什么功法?”神秘人全力运转着体内的灵力,抵御这股吸附之力,然而却是徒劳。

    仅仅一炷香的时间,神秘人的灵力已经被吸得所剩无几,反观牧天一,则面色潮红,汗流浃背,此刻他也想撤回掌力,因为他已经吸取了太多灵力,强烈的饱腹感让他甚至感到有些腹痛,然而他发现他竟然无法将自己与神秘人分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如同雕塑一样僵直的站在那里,若是此刻有人出现,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二人击杀,好在这里异常偏僻,没什么人来。

    就在牧天一将神秘人吸得即将灵力尽失之时,神秘人突然面色变得痛苦而扭曲,紧接着,脸上一阵红,一阵黑,一团团黑雾竟开始笼罩其全身,而他的脸仿佛换了一个人,在其面部竟然隐隐透出另外一个漆黑浓雾形成的脸,那张脸痛苦的挣扎着想要冲出神秘人的身体。

    神秘人突然忍不住如同筛糠似的颤抖起来,嘴唇已经哆嗦的发紫,他痛苦的睁开双眼,眼球竟是一黑一红,看起来诡异无比,他用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喊道:“杀,杀,快杀。。了。。我。。。”

    牧天一只觉得眼前这神秘人似乎有些不对劲,若只是灵力尽失绝不至于如此,当他吸干了神秘人最后一丝灵力之时,筋脉逆转停止,他惊喜的发现,当筋脉逆转停止后,他与神秘人的手掌终于分开,体内的永恒之心碎片也开始疯狂吸收着牧天一吸取来的灵力。

    然而神秘人的状态却是越发的恐怖,他似乎快要被那股黑色浓雾覆盖到全身,而他的双眼也由原来的一黑一红,变成了双眼通红,眼看连最后一丝黑色也要消失。

    “快,杀。。。了。。我。。。求你。。”神秘人痛苦的看着牧天一,手指颤抖的朝着牧天一抓来。

    牧天一面色一冷,一道“万象指”瞬间冲出,击中神秘人的心脏,只见神秘人体内那股黑影发出痛苦的如同来自地狱深渊的低吼,那声音听起来似乎并不属于人类,下一刻,黑色浓雾迅速褪去,神秘人径直的倒在地上,嘴角却挂着一丝解脱的微笑。

    “唐钰,我的名字。。。”这便是他最后一句话,牧天一并不知道,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告诉别人他的名字,他的一生是个悲剧,生在唐家也未必就是幸运,死是他唯一的解脱。

    牧天一有那么一瞬间竟觉得自己有些同情这个叫唐钰的人,他显然被某种强大的东西给控制了,而这黑色浓雾,他虽然在其他十二枭弟子身上也见过,但却与他这情况截然不同,这唐钰显然并不甘心让那黑雾控制。

    此刻牧天一将唐钰全身搜了个遍,竟发现他的纳戒里面除了酒,只有一根发簪,显然是某个女人的东西,除了这两样,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哎,你这样的人,遇到我还真是幸运,今天我就做回好人吧,包杀包埋,够意思了吧!”牧天一摇了摇头,叹息道。

    在这秘林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牧天一埋葬了唐钰,便前往传送阵,当他到达雷山镇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大街上一片静谧,月光皎洁,照射在街道之上,是说不出的宁静。

    当他来到客栈,却发现客栈紧闭,但里面的灯却是亮着,牧天一敲了敲门,掌柜自门缝悄悄看了一眼,看到深夜到此的牧天一竟是二话不说,便要拒绝其住宿,直到牧天一掏出两枚中品灵石,掌柜才眉开眼笑的将其请了进来,问道:“小娃子,这深更半夜的,你咋敢一个人在街上晃悠?”同时,朝着外面看来两眼后,就连忙关紧店门。

    掌柜是个有些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眼中光芒闪动,一看就是个精于算计的人。

    “呵呵,我是刚从楚陵城过来的,白天有事情耽搁了。麻烦掌柜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