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神秘人(1/2)

    ( )        拍卖会结束,张管事手里捧着一大一小两个木头盒子,来到牧天一面前,将木头盒子在其面前打开,露出了满满一盒子的中品灵石,以及那一枚龙鳞。

    张管事笑道:“花斑蛇毒牙卖了六百块中品灵石,金色魂丹卖了四万块中品灵石,我们拍卖场抽取佣金百分之五,应该给您三万八千五百七十块。您又买下了那枚龙鳞,还剩下三万八千三百七十块。您点一点,都在这里。”

    牧天一微微一笑道了声谢,便带着武城兄妹离开了拍卖行,跟随武城兄妹,直接奔向玄品商行,一切似乎都进行的非常顺利,买好辟火珠以及护甲,牧天一辞别了武城兄妹独自踏上了去往雷山镇的传送阵。

    雷山镇的传送阵在楚陵城外八百里处的一处山脚,要到达传送阵需要经过一处秘林,这处秘林本就并不安全,而此刻更是已经黄昏时分,秘林看起来静谧的可怕,仿佛随时会窜出几名蒙面大汉一般。

    牧天一进入秘林后不久,突然停了下来,朝着黑暗处喝到:“出来吧,你跟的也够久了,此处秘林可是个好地方,在藏头露尾就没意思了。”

    从一出拍卖场,他就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出城之后,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

    然而他却始终无法发现跟在他身后的那人的踪迹,可见其是个修为在他之上的高手。

    黑暗中,一个灰色的身影显现出来,他头戴斗笠,身穿灰色长袍,半低着头,看不清长相,但牧天一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你!”

    这个人正是客栈里那个扎瞎可赵三留一只眼睛的那个神秘人。

    “是我!”

    “你找我做什么?”牧天一皱了皱眉,他在神秘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这个人来者不善。

    “杀你。”神秘人语气平淡,但其中的杀意却犹如实质。

    “我们似乎并不认识,也没什么过节吧。”牧天一暗想,是不是这个人认错了人?

    “本来没有,现在有了。”神秘人虽然低垂着头,但他的视线却紧紧地锁定着牧天一,而手中的剑随时可以出鞘。

    “即便要杀我,也总要让我明白,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吧。”牧天一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何时惹上了这样一个麻烦,这个神秘人的修为应该已经是真灵境,从其散发的浓浓戾气来看,一定是个杀人无数的家伙。

    “两点,第一,你杀了唐家的狗,第二,是因为你手中那把凶剑原本是我的。”神秘人的话已出口,牧天一瞬间明白了其中缘由。

    “你是唐家的人?”牧天一已经可以肯定,这个人一定是唐家的人,更能肯定这个人和十二枭也有着密切的往来,甚至可能就是十二枭的人,因为他认得自己手中那把凶剑。

    “你可以去死了。”话音刚落,神秘人瞬间出手。手中长剑闪着银光,朝着牧天一便是一击,那攻击的招式并不华丽,甚至只是简单的一个直刺,但却已经可以看出,这个人绝不是普通的真灵境高手,他招招致命,动手好不拖泥带水。

    牧天一眼中掠过一抹惊骇,他没想到,这个神秘人的战斗意识竟是如此的强,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他不由地苦笑一声,暗道:想不到那凶剑居然暴露了自己,这神秘人明显是发现自己使用了那柄凶剑才起的杀心,知道是自己杀死了十二枭那四名弟子。

    牧天一身形刚刚闪掠而出,神秘人便是有所察觉,当下眼神一寒,一道剑光随之而来。

    对于神秘人的攻击,牧天一只是不停的闪躲,将幽冥雀步施展到极致,到目前为止,这个神秘人还没有施展出十二枭那几人所施展的那种带着黑色浓雾的功法,所以,牧天一在等,等他施展出十二枭那种邪恶的功法。

    见到牧天一轻易地避开了自己的致命攻击,神秘人眼中的杀意更浓,手中长剑发出一声剑鸣,虽然杀气冲天,但却并非凶剑,这剑中似乎带着一丝桀骜不驯。

    与此同时,牧天一凌空一跃,两人几乎是同时闪掠而出,浩瀚的五行灵力自牧天一体内喷涌而出,令得这片秘林发出阵阵如风刮了树叶的波动。

    “嗤!砰,砰!”两人身形瞬间交织在一起,下一刻却是同时向后退去,神秘人退了数步,而牧天一却足足退了十几步才停了下来。

    面对着神秘人的凌厉攻势,牧天一面色一沉,体内灵力在此刻毫无保留的爆发而出,然后身形一动,便是对着神秘人再次掠去。

    见到牧天一不退反进,毫不犹豫的朝自己攻来,神秘人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他没想到以他真灵境初期的修为居然仅仅只是将他逼退,却并没有伤到牧天一分毫。

    “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吧,否则你必死。”神秘人忽然有些诧异,以牧天一的修为,按说根本无法同时杀死四个真灵境高手,难道那几个人不是他杀的?

    闻言,牧天一心中苦笑不已,上次之所以能同时杀掉四个,其中一点是他们轻敌,其次自己吞服了血炼果,可如今自己可没有血炼果可以吞服了,然而他这次却不想躲进秘林暗处偷袭,他想光明正大的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