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夜探后山寒潭(二)(1/2)

    ( )        牧天一强忍着剧痛,不知如何是好,突然脑海灵光一闪,随即盘腿而坐,开始运转天极虎隐的隐字诀,只见在牧天一周身,一团团气雾将牧天一包裹起来,而牧天一在其中忽隐忽现。

    牧天一竟似完全溶解在了这片空间,而他体内的永恒之心碎片却是飞快的运转起来,一股股七彩的灵力自牧天一体内向外涌动,竟有和体外气雾融合之势。

    若是此刻有人在此处定会发现,那七彩的灵力竟是五行之气,而且是传说中才有的幻彩五行之气,非金,非木,非水,非火,非土,那是一种高度融合的五行之气,可幻化任何五行之气的绝品五行之气。而且其浓度之高已经无法用品级评价。

    随着气雾与牧天一逐渐融合,他的面色也开始变得红润,当他再次睁开双眼,他惊喜的发现,他已经吸收了飞天白虎的金之气运,并且得到寒水珠认主,更让他惊喜的是,他居然开了眼,慧眼晋级成了灵眼。

    一旦拥有了灵眼,除了能够看破幻术,还将能够透视物体内部结构。

    天目殿曾经引以为豪的力量,便是来自于瞳术,而牧家瞳术之所以能霸绝于世,除了拥有唯一的瞳术修炼之法《万象眼灵决》外,便是因为其双目能在某些机缘之下得以晋级,虽然速度缓慢而且全凭机缘,但若是能有缘修炼到顶级,那便是毁天灭地的存在,不过可惜的是,即便天目殿最顶级妖孽也不曾修炼到极致。

    不过可惜的是,此次大机缘却并未使他开启血脉之力,刚刚那永恒之心碎片的异动,竟只是为了吸收机缘而短暂的激活,害他白白的空欢喜一场。

    那霸气的五行之气以及血脉之力又沉浸到了永恒之心碎片之中,只是永恒之心碎片中的灵力被消耗了不少,竟让牧天一感到有些饿了,取出魂戒中的灵果,吃了足足十个,才满足的起身。

    到头来,还是需要另一枚永恒之心碎片才能激活血脉之力。

    现在只要牧天一神念一动,这片空间便会消失,而空间一旦消失,寒潭水就会开始下沉,与大地融合,并且寒气消退,慢慢变成普通潭水。

    他必须在寒潭水变化前找到永恒之心碎片,否则寒潭水的异样变化定会引来众人,到时候他便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

    事情比他预想的更加顺利,空间关闭的瞬间他便感应到永恒之心碎片的位置,只是此地不宜久留,牧天一将永恒之心碎片丢进魂戒,开始朝着潭水水面游去。

    此时离牧天一进入寒潭仅仅三个时辰,天还没亮,牧天一浮出水面,四下张望了一下。

    一抹倩影竟坐在牧天一正前方一块巨石之上,与他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竟然是花青青,牧天一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你,怎么在这里?”

    而花青青也是一怔,她虽然有预感牧天一一定会再来这后山,但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从寒潭之中冒出来,更让她震惊的是,此刻的牧天一竟是一头银发。

    花青青只觉得呼吸困难,这一幕太过震撼,这世界有银发的人族吗?她从未听过。

    而这银发配上牧天一那略显稚嫩的俊脸,竟显得有些妖艳,让花青青脑海瞬间闪过“出水芙蓉”几个字。

    此刻花青青竟有些看呆了。

    “你,你,银发?”花青青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而此刻树林的阴影之中,还有个人也是心神猛的一颤,虽然仅是瞬息。

    “谁?”这瞬息的气息变化却是被牧天一捕捉到了,他望向树林阴影之中,眼眸微眯,跃出水面。

    不过他到不是太担心,从刚刚那人的气息来看,似乎对他并无恶意,而且此人修为高深,若想对自己不利,怕是让他死一百次都不止了。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极有穿透力。

    “莫老?”牧天一也是极为震撼,西陵学院最神秘的老者,为何会窥探自己?

    只见莫老手掌转动,轻轻一挥,一道光芒闪过,瞬间没入牧天一的头顶,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他的头发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黑色。

    “小娃娃,你的银发,最好不要暴露给别人。”莫老浑浊的眼神中竟浮现出从未有过的神采,似笑非笑的看着牧天一。

    牧天一怔在原地,竟有些语无伦次,“你。。。怎么知道?你究竟是谁?”

    一亿年的沧海桑田,天目殿的历史连西陵学院史书中都未有一丝记载,但这莫老却仿佛什么都知道。

    莫老没有回答,而是突然眼神眯成一条缝,看向花青青。

    花青青顿时觉得全身汗毛竖起,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股毛骨悚然之感袭遍全身。

    “我,我,花青青对天发誓绝不泄露牧天一银发的秘密,否则天诛地灭。”花青青反应也是极快,瞬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赶忙发下毒誓。

    莫老这才神色缓和,满意的看了眼花青青,道:“这小女娃,冰雪聪明,应该能成为你未来的助力,只不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