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纯白鼠妖(1/2)

    ( )        不一会,几名杂役送来一块新的玄铁门板,将牧天一的寝室门重新装好。

    “牧哥你真是太牛了,竟将外门弟子打的落花流水,咱们杂役弟子也算是出了口恶气。真是太过瘾了。”这名叫杨胜的杂役一边说,还一边激动的左一拳,右一拳的挥着,好像刚刚打人的是他。

    牧天一只是淡然一笑,没说什么,望向远处,暗道,看来未来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真是麻烦不断啊。

    送走叽里呱啦说个没完的杨胜,牧天一终于松了口气。

    牧天一盘坐在床上,拿出魂戒中的蛇形吊坠,前后左右仔仔细细的看了无数遍,但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虽然如此,但他却知道这东西绝对不是凡物,牧天一将一滴精血滴到吊坠上。

    就在精血滴到吊坠之后,一道流光环绕着吊坠旋转而出,那吊坠外层的玄铁竟开始脱落,露出里面材质,竟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材料,非金非银非铜非铁,更不是灵石,但却晶莹剔透,还散发着翠绿色的流光溢彩。

    而牧天一手心的玄龟印竟不受控制的脱离牧天一,迎向了蛇形吊坠,龟甲和蛇形吊坠旋转着竟产生出一股强横的能量漩涡,而那蛇形吊坠如同活了一般,化作一条绿色小蛇。

    能量波动越来越大,竟有突破寝室墙壁的趋势,这使得牧天一大惊失色,牧天一双手一握,一手一个,将龟甲和蛇形吊坠分开,总算是控制住了局面。

    牧天一重重的呼了口气,如释重负,没想到这蛇形吊坠竟然和龟甲是一体,此刻龟甲又化作玄龟印出现在牧天一手心。

    牧天一只得将蛇形吊坠又重新放回魂戒之中,虽然仅仅只是一瞬,但牧天一却从蛇形吊坠中看到一些影像,那是蛇形吊坠所传承的记忆。

    这让牧天一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他非常清楚,这龟甲乃是始文明之物,而且其来历神秘异常,即便是天目殿老祖那种级别的人都不知道这龟甲究竟是何人之物,更不知道这里面的功法是从何而来。

    那么说来,当初天目殿是如何得到这龟甲的呢?而当初这蛇形吊坠又是在谁手中?

    那这功法更在始文明之前就是存在了,始文明之前又是什么样的时代?

    一个又一个谜团在牧天一脑中挥之不去。

    而蛇形吊坠所记载的功法似乎比龟甲中的功法更加高深莫测,仅仅观看瞬间,便让牧天一有种头晕目眩之感,他知道,这是因为他实力不够,根本还没资格看蛇形吊坠内的影像。

    牧天一有些庆幸,还好自己之前已经滴了精血,蛇形吊坠认自己为主,否则,刚刚他贸然侵入吊坠,很可能已经被反噬而死。

    此时,牧天一开始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这阴谋并未随着天目殿的毁灭而结束,当初天目殿被毁,父母生死未卜,那隐藏在暗处的高手都是谁?天目殿的叛徒又是谁?而天目殿其他人又都去了哪里。

    毁灭天目殿的目的又是什么?牧天一有种预感,只要他完全解开龟甲和蛇形吊坠的秘密,真相便会浮出水面。

    在此之前,他必须尽快找到永恒之心碎片,提升自己的实力,就如爷爷所说,他的敌人实在太过于强大,他只有站在世界的顶端才有机会对抗那些人。

    ...

    玄冥大陆,魂族。

    “什么?追魂七人众,竟全都被灭?连尸体都不见?”魂族族长听到手下禀报,猛地起身,一股骇人的气势迸发而出。

    “是,无一生还,是否要属下再派人去?”那名下属低着头,沉声道。

    “算了,若是七人众都无法完成这个任务,那其他人去了也是白去,让其他人撤回吧,不用再去追查了,不过葬魂渊还要继续监视。”魂族族长颓然的坐回椅子上。

    那魂戒可是魂族至宝,最关键的是,魂戒中封印的秘密是只有历代族长才能知道的,然而上届族长身死,他虽然继任族长,但却是与魂戒无缘了。

    ...

    寝室内。

    牧天一虽然拿着魂戒,但他也无法破解魂戒内的禁制,作为魂族的至宝,在牧天一手中却只能当个储物戒指。

    牧天一也是一阵闷然,却是无可奈何,一切都要以实力说话,实力,实力,牧天一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实力的提升。

    虽然不能修炼灵决,但提升体术也是必要的,随即牧天一运转《万象衍生决》第一式天极虎隐的初级模式,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进入无我状态,不断淬炼着自己的心神。

    当第一式天极虎隐练到极致,便能达到攻击瞬间仍然处于气息隐藏状态,那时便是真正做到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经过一夜的修炼,牧天一睁开双眼,满意一笑,他收敛气息的能力更加纯熟,现在是时候考虑如何去到学院后山了。

    如今虽然已经过了几天,但后山寻宝的人仍然不少,其中不乏灵者境高手,该如何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后山呢?

    就在牧天一绞尽脑汁之际,一个细小的声音传来,“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