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考官的刁难(1/2)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牧天一神色悠然,缓步前往杂役弟子考场,他一直注意着杂役考场的动向,看到仅仅只是测试力量,他倒是没那么担心了。

    毕竟先天境考生实在太多了,若是测修为和天赋,以他现在血脉之力被封的情况,怕是什么都测不出来。

    然而几家欢喜几家愁。

    冰灵柱前众多考生皆是愁眉不展。

    “这太变态了,这是考杂役弟子吗?”一名考生愤愤然说道。

    “就是说啊!这冰灵柱即使是先天境中期也未必能拳劲过半吧?”

    “哼,这是变相的增加门槛。”

    “而且刚刚那是什么情况?那家伙明明根本就没测试便通过了考核?”

    “真是太不公平了。”

    “哎,你要怪就怪自己既没天赋,又没家世,还没钱吧。”

    虽然这样说着,众多考生也只敢私下抱怨而已,该考试还得考试。

    “下一个。”考官喊道。

    一个身材魁梧,肤色黝黑的少年踏步上前,双腿一前一后,蓄势待发,拳头攥紧,一股劲风从拳劲周围旋转呼啸。

    只见少年一声大喝,一拳轰出,冰灵柱瞬间光芒爆射,冰灵柱内的玄铁球,直冲向上,竟达到了冰灵柱三分之二的位置。

    考官惊愕的看了少年一眼,道:“过关。”

    要知道,这测验用的冰灵柱可是四品冰灵石所铸,哪怕是后天境也不一定能将柱内玄铁球打到顶,这少年竟有如此神力,真是少见。

    “下一个”考官继续喊道。

    “竟然是先天境初期啊,今年天才妖孽实在是多,居然连先天境初期都只能来靠杂役弟子啊。”旁边一个即将测试的考生叹道。

    只见一股厚重的土系灵力包裹于拳上,重重拳劲破空而出,轰在冰灵柱上,却只是刚刚过半。

    “过关。”考官平淡喊道。

    “居然连先天境初期土系灵力都只能勉强过半吗?”后面众人惊呼道。

    “下一个”考官继续喊道。

    !

    “未过半,淘汰。”一个少年垂头丧气,离开了考场。

    紧接着又是数百考生,却是无一人能过半。

    气氛越来越紧张,此时正式弟子的招收已然结束,总共一万考生,只招收了一百名正式弟子。

    此刻杂役弟子的考核竟成了焦点,因为牧天一即将入场,众人都想知道这个变态为什么要考杂役,而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下一个。”考官看向来人,竟然是牧天一,眼神突然一冷。原因无他,刚刚被牧天一修理到昏迷不醒的司徒云正是他的亲外甥。

    而他则是唐家一脉的分支,虽然只是分支,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看到别人欺负自己外甥,他作为考官虽然不能去帮忙,但现在机会来了,他一定要让这小子为他的无知和狂妄付出代价。

    “姓名?”考官眼中犀利的恨意让牧天一一愣,他可是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得罪过此人。

    “牧天一”,牧天一面色不改,静观其变。

    “什么修为?”考官继续问道。

    “凡人境。”牧天一答道。

    “一个凡人境也来考试?真是自不量力,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这冰灵柱可不是你这种低贱的凡人境能考的过的,你还是主动点,赶紧离开吧,测了也是自取其辱。”

    所有人都注意到这考官似乎和牧天一有过节,根本就是没事找事,想要针对牧天一。

    然而大多数人却抱着看戏的心态,其他考官也是冷眼旁观,虽然这位考官做法不合规矩,但没人会为了一个凡人境找考官麻烦。

    “考杂役还限制境界吗?”牧天一眉头一皱,面露不悦,就算他再笨也看出来这考官是专门针对自己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他可不是软柿子。

    “虽然不限制境界,但你一个凡人境废物,考了也是白考,还是别浪费别人时间了。”这名考官发现其他考官只是观望并未阻止自己,越发胆大妄为起来。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唐力,你外甥五个人打他一个都打不过,岂不!不是说他们全都连废物都不如吗?你这是公报私仇。”说话的正是花青青。

    花青青巧笑倩兮,鹅黄色的长裙随风飘逸,面容娇俏可爱,一头乌黑长发如瀑布般垂在腰间,虽然只有十二岁却已经美的如幽谷精灵一般,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透着与其年龄不符的睿智。

    此时,花青青已经成为西陵学院的正式弟子,由于其逆天的八级纯木系五行,以及地品高级血脉之力,更是被学院皇灵境符师,五大长老之一的林渡收为亲传弟子。

    花青青的到来顿时引起了众人的骚动,然而她并未理会众人的目光,而是径直走到了牧天一身边。

    “花青青,这是杂役弟子考场,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怎么做。”唐力脸一沉,说道。

    “呵呵,唐教官说笑了,我怎么敢教您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